首页 > 校友通讯 > 内容

乡情悠悠最难忘——访中国联通原副总裁陈才敏

  古镇时堰人 发表于:10-01-08 13:05   [2 01-08 13:05] 

 

陈才敏1938年生于时堰,1956年东台中学毕业,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,是东中创办高中后第一个考上清华的学子。中国联通公司原副总裁、党组成员,联通长途公司董事长、 总经理。现任国家电网公司国电通信中心高级咨询,中国国际高科技专家委员会清华大学分会委员。

2005117日晚,记者获此信息后立即联系,电话打过去,传来了一个很响亮的声音。当记者说出意图后,老人风趣地引用起诸葛亮《出师表》中的一句话:“臣本布衣,躬耕南阳。”他说:我很平凡,确实没有什么好写的。经一位热心领导帮助,记者终于有了与陈老的半夜长谈。 

“考清华不是我自己的志愿” 
    对“东中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”说法,陈老笑着说,报道时不能这样说,但我们是东中高中第一届,可以说是东中高中毕业生中第一个考上清华电机系的。至于前面有没有考上清华的,我没有考证过,不能确定。 

陈老并实话实说:考清华不是我自己的志愿,当时,我自己的兴趣是搞天文。因为我父亲抗战不给日本人做事,在时堰开私塾,他私塾的学生中有的在南大天文系当老师。我自己对天文比较有兴趣,数学也学得比较好。班主任王楚英看我的成绩好,就对我说,你必须考清华,为学校争光,而且要考清华最难考的电机系。当时清华的电机系与无线电系、自动化系还没有分开,是一个大系。就是朱镕基原来上的那个系。清华电机系比较难考,因为上海的学生学得比较好,清华电机系的上海人也比较多。王楚英老师就给我报名清华电机,填了第一志愿,而我喜欢的南大天文系就报为了第二志愿报,当然就没有被录取。这样,应该说我是东中第一个考上清华电机系的。

清华的学制原来是5年,陈才敏上学时,正好遇到改学制,从5年过渡到6年,上了五年半。在清华读书的五年半时间里,陈才敏只回家了一次。寒暑假他就在学校参加劳动,那时吃饭不要钱,参加劳动就多给一张午餐票,退给食堂可换来2毛钱,这样,可以去买一点纸、笔等学习用品。陈才敏说,这样倒也锻炼了自己能吃苦耐劳,锻炼了自己的意志。 

由于成绩好,陈才敏被留校,196112月先于其他同学一个月就参加了工作,到教研组上班了。在清华任教几年,陈才敏出了不少科研成果,当时叫“技术革命”,《人民日报》报道过,《中国青年报》还做过整版的连续报道。 
    陈才敏与夫人是同班同学,夫人毕业后分配到军工单位。后来,三线建设需要人,毛主席说:“三线建设不好,我睡不好觉。”陈才敏的夫人是党员,带头报名支援三线建设了。1970年,陈老与夫人一起支援“大三线”,调至四机部贵州873厂工作。1975年调至四川绵阳,四机部第11设计研究院担任电气组组长,直至1980年,与夫人在大三线一起工作和生活了10年。 

1980年,因为父亲身体不好,陈才敏第一次向组织提出申请,要求调到离家较近的安徽工作。当时,安徽正好新办马鞍山钢铁学院。陈才敏是四机部11院第一批第一个评上工程师的,加上曾在清华任教9年,受到钢铁学院的欢迎。到马鞍山钢铁学院工作的第一年,陈才敏在自动化教研室当教员,第二年任自动化教研室主任,1983年升为学校教务长,19844月升为学校党委书记、正厅级。陈老笑着说:当时,夫人在马鞍山科委工作,也升任马鞍山市委副书记,一家出了两个厅级干部,社会上就有传说我父亲是老红军。在陈才敏任职期间,马鞍山钢铁学院改名为华东冶金学院,现为安徽工业大学。 

一生中的两件大事 
    陈老说,如果说,人一辈子要做成几件大事,我这一生就做了两件。

  1990年,夫人调任安徽省科委副主任,陈老也调到合肥,任安徽省电力局副总工程师兼调度所所长,保留正厅级。当时,国家决定在安徽平圩电厂建造中国第一台单机容量6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,陈才敏被委任为现场专家组组长,他领导专家组出色地完成了工作。当年,李鹏总理去参观时曾亲笔题字:“平圩不平常,单机甲中华”。这是陈老做的第一件大事。 
    第二件事,是参与组建中国联合通信公司1994年初,国家决定成立中国联通公司,由电力部、铁道部、电子部三个部共同来组建。当时要求带队干部必须是正厅级以上干部,而且要懂通讯、懂管理。陈才敏作为电力部的领队,参加组建中国联通任副总经理,并主持联通公司经理班子的工作,一直到19958月国务院派来总经理。在其主持工作期间,中国联通开通了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广州四个城市的GSM移动通信,打破了中国电信一家垄断的局面。


把家乡的企业扶持大,也算是对家乡的一点贡献 
    在陈老下榻的宾馆客房里,巧遇时堰“捷士通”老总唐成杰,于是牵出了一段陈老支持家乡企业发展的佳话。他们共同回顾了当时的情景:

  那是1994年,在时堰邮局,唐总看到一封用中国联通信封寄的信,一看是给时中孔庆阜老师的,他就找到孔老师了解情况,得知陈老在中国联通做副总裁后,马上请孔老师介绍,并请镇党委书记、镇长一起到北京找到陈老。面对乡亲,当时陈老对唐成杰说了三句话:一句是:我从小是在东台长大的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我对家乡是有感情的。第二句是:由于自己的家庭和所受的教育,我立志当一个清官。我对家乡有感情,但拿不出钱去支援家乡,如果在合理、合法的基础上,能把家乡的企业扶持大,也算是对家乡的一点贡献。将来你一定要按章纳税,你所缴的税收能为家乡修路、教育、财政提供一些支持,也有我一点贡献。但我一辈子不做对不起国家、对不起公司的事,你的产品性能价格比必须过硬,否则,我就对不起国家,对不起我们公司,也有悖我的信念。 第三句是,我相信只要好好做,你一定能做大。做大后,时堰这个小地方就容不下你了,你可以到外面去发展,但你要把工厂的一部分留在时堰,在时堰纳税。 
    此后,唐总通过陈老的引荐,结识了联通公司有关部门的领导,并与摩托罗拉、爱立信等电信业巨头建立了关系。现在,“捷士通”已成为这些大公司的固定供货商,经过捆绑,产品已销到世界各地,成为同行业的知名品牌,销售额也猛增到上亿元。

  唐成杰感激地说,没有陈总,就没有“捷士通”的今天。而陈老则称赞唐成杰讲信誉、讲情分,发展了没有忘记家乡,纳税一直在时堰名列前茅;而且非常爱学习,并读了博士,这让他很欣慰。